“赞美师娘”事件:不能让“学阀”继续肆无忌惮地独行

人气:784 时间:2020-02-21 来源:半安新媒体 高墙之内下载 亿百客 邪少至尊

✅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10,“赞美师娘”事件:不能让“学阀”继续肆无忌惮地独行-半安新媒体 _“赞美师娘”事件:不能让“学阀”继续肆无忌惮地独行

  赞美师娘 21世纪的《儒林外史》

  文/仇广宇

  发于2020.1.20总第933期《中国新闻周刊》

  “师娘的优美感”可能会成为2020年最新的流行语。

  博导徐中民制造了这个词。他供职于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现并入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2013年10月发表的一篇论文最近被全网传播冰悦公主与辰瑞王子,其中借用康德的一本书《论优美感与崇高感》,花大篇幅谈及“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用词仿若武侠小说。

  文章刊登于中文核心期刊《冰川冻土》上,作为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资助的多篇文章的一部分获取了大笔资金,媒体还曝出这样的文章不止一篇。期刊主编正是徐中民的硕、博士导师,中科院院士程国栋。如今该文已被撤稿,程国栋称自己把关不严,申请引咎辞职。

  “赞美师娘”事件已被网友称为新世纪的《儒林外史》,这个比喻十分精妙。如果这样的文章能登上国内许多科研人员、教师和个人研究者无法企及的核心期刊,那么也可以说,学术界的“学阀”统治研究领域的现象可能比普通人想象得要严重得多。

  首当其冲被质疑的是这篇文章发表的程序。科研论文必须接受同行评议是海内外学界的基本常识。核心期刊文章发表需要至少三个月时间,需要经初审、复审甚至专家外审等环节,经手编辑绝对不止一人。在这么多环节过后,还能把本科生都看得出离谱的内容堂而皇之地刊登,这本“北大核心”期刊的流程、严肃性和价值到底去了哪里?

  进一步说,期刊主编的权力任性在这一事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程国栋在自己做主编的杂志发表针对自己的“彩虹屁”论文,无论他事实上是否审稿,都是权力使用上的大问题。审了,说明是故意让学生拍马屁;没审,就是明显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将审稿权力下放,造成渎职。

  在这一事件中,“学术圈”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由“学阀”统治的、布满了裙带关系的小团体,只有“学阀”及其下面的少数学生才能进入核心集团。学术水准不重要,关键得看导师是谁。有创见的外人难以涉足,知道太多的圈中人对一切怪现象噤若寒蝉。而那些孜孜不倦向《冰川冻土》投稿的研究者如今可能是最尴尬的:熬夜秃头看文献,寒窗苦读数十年,可能都不如论及“师娘优美感”。

  最后,主角徐中民宣称“独行惯了”,这个说法值得琢磨——偏门不能成为逃避监督的借口。仅以自然科学为例,2018年数据显示,中科院内部有12个分院,100多个科研院所,其中不乏此类乏人问津却能申请到经费的冷门研究领域。在大众和媒体不注意的情况下,还有多少不仅是“灌水文”而且是“马屁文”被公开发表甚至获取大笔经费?是该好好查查了。

  “赞美师娘”事件告诉我们,要将无论冷门还是热门的学术话题更多地暴露在大众面前,检视其学术和社会意义。尤其是那些得到国家资金资助的项目和论题。权力在阳光下才能透明,不能让严肃的学术期刊成为“灌水乐园”,不能让“学阀”继续肆无忌惮地独行,更不能让学术圈真的成为裙带关系的聚集地。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黄钰涵】


今年5月,特斯拉刚刚完成了27美元的融资。但是,这笔融资只是勉强能填补上营运资金赤字。一季度,特斯拉的营运资金赤字达到了27.7亿美元。

上一篇: 下一篇: